Posted on

  8月10日,宁夏中卫市海原县红羊乡下了一场透雨。

  安堡村村民杨红琴走出自家小院,她遥望满山披绿的月亮山感叹,这几年的雨水越来越好,最近几乎一周一场雨。到了草木茂盛的时候,山峁上穿梭的黄鼠、野鸡、野兔等小动物都被厚厚的植被“隐匿”起来。

  曾经,坡上的土捏不出一点水分,5寸长的黄鼠从山坡上“绝尘而去”都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时候,杨红琴家“掌柜的”曹玉虎那时就在这荒坡和村民们打黄鼠,虽有趣,但日子难过。

  雨水少,担当山里人饮食“主角”的马铃薯有时都会绝收,更别提麦子、豆子。今年,杨红琴家中的15亩马铃薯地里,根茎长得有半人高,紫色、白色的马铃薯花错落有致地整齐排列。

杨红琴在自家菜园里侍弄新鲜的各类蔬菜。张贺 摄

  “马铃薯蔓越粗越大,说明马铃薯长得越好。这几年雨水好,加上我们这里的土壤以黑垆土和灰钙土为主,降雨量主要集中在7、8、9三个月,降水规律与马铃薯块茎膨大期相吻合,非常有利于马铃薯增产。”安堡村党支部书记庞生岗介绍。

  虽然10月是马铃薯的收获季,但此时,庞生岗语气坚定:今年马铃薯肯定丰收。前不久从地里挖出的一些马铃薯,个头大。

  近两年,红羊乡在安堡村马场自然村建设马铃薯原种繁育基地,实现优质脱毒种薯自繁自育、自给自足。放眼红羊乡,全乡以马铃薯为主导产业,打造了近6000亩马铃薯一级种薯推广示范带,共完成马铃薯种植5.8万亩,比去年增加1万多亩。

  马铃薯增收离不开新技术集成、新品种推广,但也离不开天公作美。马铃薯是旱作农作物,但对雨水也有需求,雨水少,马铃薯产量低,产量自然受影响。红羊乡近年来不断推广马铃薯产业,除了适宜种植马铃薯之外,逐年增加的雨水也增加了红羊人种植马铃薯的底气。

月亮山下,草长莺飞。 张贺 摄

  西海固缺水,红羊乡也不例外。

  曾经,下雨水蓄不住,水土流失严重是村民们的集体记忆。1989年的一场洪水牢牢“钉在”红羊乡副乡长尹雪峰的记忆中,洪水顺着山势倾泻而下,最深处达2米,那场洪水让很多农民家的水窖“漫窖”了。洪水过后,除了留下被冲毁的庄稼和泥沙淤积的河道,山头依然荒凉。

  这苦日子何时能到头?变化从2003年左右开始,彼时,村民们被告知要封山禁牧,不得在山上放羊。自2002年10月开始,宁夏各市县陆续开始禁牧封育,到2003年,全区全境实现了封山禁牧,380万只放牧羊只“下山入圈”,大家畜和羊只实现了舍饲圈养。

月亮山下,草长莺飞。 张贺 摄

  起初,一些村民不理解,祖祖辈辈过了这么多年,这方水土谁能变?然而时间的力量证明了一切。

  多年来,红羊乡全乡累计退耕还林5万亩,治理河道13.6公里,持续实施禁牧封育政策。通过坡地改梯田、水不下山等具体举措修复生态。村民们逐渐发现,曾经的荒山土坡被草木所覆盖,生态迁出去也被大自然接管。最直观的体现是降雨量逐年增加,往年降雨量平均为300—400毫米,从2016年以来雨量愈发充沛,2019年达到750毫米,形成了独特的区域小气候,倚靠着北侧的南华山,红羊乡的山川峁梁草长莺飞。

  曹玉虎和杨红琴两口子通过政策帮扶和勤劳奋斗摘掉了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帽子”,2018年盖了新房。如今,家里的70多只羊和15亩马铃薯地是家里的稳定收入来源,曹玉虎凭借着村里组织的技能培训班学习的电焊技能在乡里做零工,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在外上学,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现在就是让我们赶羊上山我都不干,这么漂亮的山,舍不得。”杨红琴说。

  红羊乡党委书记段富强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通过持续不懈的生态修复,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的生态环境的改善,直接带动农民增收。未来我们要继续通过改善生态为具体抓手,带领广大群众奔小康,过上更好的生活。”(通讯员张贺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文攀)

【编辑:苏亦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